<code id="u5qqt"></code>

  • <tr id="u5qqt"></tr>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人民文學》2019年第9期卷首語、目錄

    來源:《人民文學》 |   2019年08月22日10:58

    卷首語

    本期有個短篇《珊瑚裸尾鼠》,故事的主要發生地在家庭中,甚至陽臺角落里,男主人公父子請來的小動物與女主人公的“潔癖”形成了生活沖突。小說用興趣現趣味、以眼界框世界、從心性展個性。

    人的喜歡、人對其他生命情態探究的癡迷,遠遠未及換位思考的程度——“生命共同體”的意識,需要人類在內心深處逐漸建構,把這樣的建構進程納入發現的心目,觀察其中的疑難、寫出其中的精微,從而揭示齊物共生之妙,不啻為“自然文學”的真諦。

    自然文學,定義留給專家吧,這里只探討幾個方面:一是,我們的敘寫中當然會有而且一定多有 “荒野”,并不能因為西方如此傾重并定義,我們就排斥,但更要注意“荒野”并非是用來貶損“人”的。自然文學應該是天然的“有人”的文學。“天地人”的大生態,本來就是從古至今中華文明的底色。二是,目前我們看到在已有的自然文學創作中,出現了某種等級模式:仿佛寫野外的就比寫家居的強勢,寫高大、威猛、珍稀的就比寫體小、憨萌、常見的優勝。以田野調查、戶外生存的實踐獲得第一手資料,這是格外值得尊重的,讀者也特別期待具有奇特親歷性的好作品不斷涌現,但這也并不意味著讀者需要通過作品最后只膜拜探險家作者本人。三是,生活中處處是生態、自然景象,“有人”——人自己的故事還要持續講——但講得更精彩的,一定是要帶著人所必然要與之共處與之共生與之共命的萬物。以往的人以及人與人的故事確實講得因過剩而過“貧”了,因此,倡導自然文學,也是對面上看形形色色究其實大同小異的“人”的故事的一種“脫貧”之方吧。

    新時代,隨著“生態文明建設”成為關系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環境保護、綠色發展已是全民共識,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理念深入人心,作為文學人,繁榮發展中國自然文學,當然就是我們的重要使命所在。

    ——編 者

    目錄

    《人民文學》2019年第9期

    我和我的祖國

    新風吹動故鄉情[散文]·曉蘇

    短篇小說

    珊瑚裸尾鼠·南翔

    圖譜·哲貴

    白貓一閃·龐羽

    中篇小說

    參與商·趙志明

    我看日出的地方·馬平

    非虛構

    我的二本學生·黃燈

    散文

    德州訪古四章·廖奔

    漢江兩記·王若冰

    見字如面·項靜

    紫秋·楊俊文

    青青秧苗·詹文格

    詩歌

    可不可以這樣說·韓東

    田野調查·哨兵

    蝴蝶·姚輝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