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阿爾山那條山林小路

              來源:今晚報 | 查 干  2019年09月29日07:24

              我喜歡走山林小路,因為它幽靜、溫潤、豐盈。在山林中,我從不迷路,對草木有特殊的形態記憶。有一次,母親對鄰家大嬸笑著說,我這兒子,從小愛走山林小路,前生許是一只山兔呢,蹦蹦跳跳的,見山林就鉆,也不迷路。如今,余白發覆額,人老腿短,想走山林小路,已成夢想。回想起來,留在記憶里的,有數的那么幾條。其中一條,就是阿爾山那條山林小路。因為它,與已故詩友朱戈有關。

              朱戈,蒙古族,北京生人,極具才華。他生前寫有一首長詩《蘇立特峰》得到廣泛贊譽。長詩,寫的是有關阿爾山溫泉的美麗傳說。詩名是我建議定的:蘇立特,蒙古語中是雄偉之意。他喜歡阿爾山,在那里泡過溫泉。他常走一條山路,并常去一座由原木搭成的小小山亭。他在那里聽牧民講述有關阿爾山的傳說。他曾對我說,若上蒼賜恩,還我自由身,有機會再去阿爾山,一定帶一本《蘇立特峰》放在那個山亭,祭山,亦祭圣泉水。可惜,他這個愿望,終于落空,帶著遺憾,走完了他的風雨人生。留給人間的,只有一條小報消息:“青城站上,書生輕生。”每每想起,不由唏噓。

              1977年初春,我被組織上安排去阿爾山溫泉療養院療養。那時,我身心皆疲,一天只能吃下一個饅頭,渾身無力,步履維艱。當時的阿爾山溫泉療養院,規模很小,幾乎與世隔絕。但它的溫泉水,對于蒙古人而言,是生命之水。這里的牧人說,它除了對風寒風濕病癥有特效之外,對腸胃病癥也奏效。果不其然,我泡溫泉不過一個月,飯量大增,且能大步行走。阿爾山的六月,是達子香的盛期。滿山滿谷的達子香,映照天空與大地。身臨其境,有時會產生錯覺,這里可是夢境?達子香,又稱興安杜鵑、映山紅。

              有一天,我終于找到了詩人朱戈走過的那條山路和那個小小山亭。路與亭,皆已荒蕪。山草沒膝,露水濕透了我的褲管。一叢叢的達子香,寂寥地盛開著。亭子里,有一只金雕在打盹,我不敢向前,輕輕嗨了一聲,它才從夢里醒來,很不情愿地振翅高飛。我大聲地喊:有擾兄弟,對不起了。山那邊,竟有回聲傳來,而后又歸于寂靜。我猛然想起賈島的《尋隱者不遇》:“松下問童子,言師采藥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然而,這里沒有童子,只有金雕。可惜我沒來得及問它,詩人朱戈是否在此采藥,可有歸期?

              山亭兩側,一片白草柔柔婉婉地搖曳。新草已尺高,圍著老草生長。生命,在此處輪回,悄無聲息地輪回。這是自然之律,何須嗟嘆?詩人朱戈雖已遠去,蘇立特峰仍在屹立,圣泉之水仍在流淌。小小山路,把我引到這里;荒蕪山亭,亦迎我不棄。誰言萬事皆空,一切虛無?我明明看到了,一晃而沒的一個熟悉的身影。他有些寂寥,有些匆忙,不知趕往何處——這片山野和這幾株達子香可以作證:無疑,是詩人朱戈。于是,我端坐風中,花香草香圍攏而來。有鷓鴣飛掠頭頂,有飛龍起于亭前——這是我想象中的儀式。我打開背包,將詩集《蘇立特峰》翻了出來。這是朱戈詩兄生前送我留念的。我在詩集扉頁上提筆寫下:“以此詩集,替故人來祭阿爾山的山與水,亭與路,還有往日那些達子香。”我起身,手捧詩集,深深鞠躬。而后,將詩集翻開,置于亭中石上,再用一把青草和幾株達子香蓋住它。事畢,輕聲傳話:詩兄,這個世界我們來過,笑過,唱過,死又何懼、何憾?這里是母親的土地,我們這是在回歸,而非遠離。

              如斯,我總算了卻一件心事:替朱兄還了愿。之后的日子里,我幾乎每個清晨都來走這條山路,并去登臨山亭。每次再用青草和野花,蓋住詩集。也常遇那只金雕,我與它隔亭相望。我們相互沒了敵意,不再提防——這是我們共同的家園。

              再去阿爾山,已是2002年仲秋。幾位作家詩人深入大興安嶺腹地采風,其中有從維熙、陳忠實、邵燕祥。第一站,便是阿爾山。這時的阿爾山,已由小鎮變為名城。原來簡陋的招待所已變成星級賓館;原來石砌的水池都變成高檔的瓷磚水池。這里的溫泉水,含有放射性元素氡以及氯、鎂、硫、硅等十幾種元素,水質柔柔的、綿綿的,泡得你皮膚像綢緞一般光滑。作家陳忠實不由大發感慨:再泡幾次,我們都要變成水美人了。第二天清早,我獨自走出賓館,去找那條久違的山路和那個小亭子——放目處,哪有它們的影子?小路變成了寬闊大道,亭子變為紅磚小樓。空中倒有只金雕在飛旋,是不是往日那一只的子孫,就不好推斷了。眼下,不是物是人非,而是人是物非了。阿爾山的變遷,令人驚奇亦興奮,只是那條草野山路和那座山亭以及那本詩集《蘇立特峰》都不見了蹤影。

              好在還有清晰如昨的記憶,在心屏留存。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