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有一段旋律讓人久久難忘 ——《歌唱祖國》誕生背后的故事

              來源:新華網 | 周潤健、劉惟真  2019年10月02日09:08

              新華社天津9月30日電 總有那么一段旋律,擁有穿越時空的力量,讓人們永遠難忘。著名作曲家王莘創作的《歌唱祖國》已經在幾代人中間激昂傳唱,盡管王莘已去世多年,但這首飽含著對新中國熱愛與深情的歌曲卻如火炬接力般,在中華兒女的心中久久激蕩……

              在天津音樂學院的小花園里、王莘先生的銅像前,記者見到了王莘的兒子王斌。

              今年70歲的王斌是新中國的同齡人,漫步在父親曾經學習生活過的校園里,王斌追憶起和父親切磋談天的舊時光。我們也在王斌的追憶中,了解了更多《歌唱祖國》這首歌曲創作背后的故事。

              “1949年我父親參加了開國大典。作為一名音樂工作者,看到天安門廣場上慶祝的場景,他非常激動。當時他就想,如果有一首歌,能讓中華兒女激昂傳唱、表達對新中國的熱愛該多好!從那時起,他就萌生了要創作這樣一首歌曲的想法。”王斌回憶說。

              此后將近一年時間里,王莘創作了許多首歌曲,但一直沒有一首特別滿意的作品。1950年9月的一天,剛從北京購置了一批樂器的王莘,在返回車站時恰好再次從天安門廣場前經過。“父親對我說,當時他看到鮮艷的五星紅旗迎著秋風被吹得唰啦唰啦響,少先隊員們敲著軍鼓、唱著歌正在練習隊列,這一幕一下子觸動了他的心弦。”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么響亮。歌唱我們親愛的祖國,從今走向繁榮富強。”未加思索,這幾句歌詞就和著曲調一同流淌了出來。“父親當時情不自禁地唱出了聲。”王斌說。

              坐在返回天津的火車上,王莘突然又有了靈感。王斌回憶道:“坐在火車上,父親看著窗外的大好景色,聯想到他曾渡過洶涌的黃河長江,也曾長期生活在黃土高原和太行山中,感覺就像跨過、越過了祖國的高山長河一樣。”“越過高山,越過平原,跨過奔騰的黃河長江”,主歌部分在他的腦海中也逐漸清晰起來。《歌唱祖國》的雛形,就這樣誕生了。

              “父親當時特別興奮,回到家以后,他一直重復著三個字——寫成了!寫成了!”想到父親的激動神情,王斌的臉上也泛起笑容,“他一到家立刻把這首歌寫下來了,第二天就興沖沖地拿去報社投稿。”然而,在流行五聲音階歌曲的當時,這首《歌唱祖國》顯得有點“冷門”,和一封寫著“暫不刊用”的退稿信一起,被編輯退了回來。

              雖然發表之路受阻,但王莘并沒有氣餒。他帶著天津音樂工作團,到群眾中間去教歌、去演出。《歌唱祖國》的首位鋼琴演奏者靳凱華至今還記得這首歌曲在天津市耀華中學首演的情景。“最初沒想到這首歌會這么受歡迎。演完之后,學生、老師們嗡的一下全都站起來了,有節奏地給我們熱烈鼓掌,演員們都特別激動。”

              首演之后,《歌唱祖國》走進了更多的學校、工廠、碼頭,所到之處,大家反響都特別熱烈。“父親就想,不發表也沒關系,只要群眾愿意唱就行。”王斌說。

              “沒想到,一年之后,我父親接到了一通從北京打來的電話,有位作曲家問他,這首歌是誰寫的,正巧接電話的就是我父親本人。”王斌告訴記者。

              1951年9月,《歌唱祖國》終于正式發表,從此響徹了大江南北。在許多重大活動、典禮的現場,總能聽到《歌唱祖國》昂揚的旋律。

              “我父親從十六七歲起就開始做教歌員,當時是教大家唱抗日救亡歌曲。他非常愛教人們唱歌,新中國成立后,教歌這項事業他一直在堅持。”王斌說,

              王斌介紹說,父親的個子不高,他就扛上人字梯,站在梯子上指揮;樂譜印不出,他就把譜子寫到小黑板上,挨個音符地教。王莘從人民中間汲取創作靈感,也將藝術作品帶到人民當中,帶領大家歌唱國家的日新月異、繁榮富強。

              “他在大學的食堂里、農村的田野里等很多地方都教過歌,一直到他滿頭白發了,仍然和大家在一起。”王斌說。

              王莘曾這樣談到《歌唱祖國》的創作:“我常常感覺到,這首歌不是我寫的,而是群眾自己的創作,我只是用音符把人民的情感記錄下來。”

              “父親說,這首歌我不寫,也一定會有別人寫。是我創作時的感受和大家的感受恰好產生了共鳴,所以才有幸能得到群眾的喜歡。”王斌說。

              “今天我們唱起這首歌,仍然不會覺得過時。”靳凱華說,“它能鼓舞我們的精神、帶給我們力量,讓人覺得激情澎湃、熱血沸騰。”

              王斌凝望著父親的銅像,“雖然父親去了,但相信這首蘊含愛國情懷與民族精神的歌曲一定能一直傳唱下去。”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