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瑞鼠迎春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楊泓  2020年01月24日00:38

              又是新春,中國農歷即將進入庚子年。在中國古代,至遲到漢朝,已將十二辰以十二種動物來表征。后漢人王充所著《論衡》一書的《物勢篇》中,已記明“子,鼠也。”“子亦水也,其禽鼠也。”即將到來的,正是鼠年。

              古代鼠類的遺骸,在各地的新石器時代遺址中常有發現。戰國時洛陽的周人食鼠,將未臘過的鼠肉稱為“璞”,并在市場售賣。河北滿城西漢中山王妻竇綰墓中,南耳室一件有蓋的陶壺中儲藏的整鼠骨達百只,有社鼠、褐家鼠和大倉鼠三種,可能是作為食品隨葬的。漢代還以鼠入藥,長沙馬王堆三號西漢墓出土有帛書《五十二病方》,在治“諸傷”的藥方中,有以鼢鼠入藥的記錄。鼢鼠即鼴鼠,《名醫別錄》云其“味咸,無毒,主治癰疽、諸蝕惡瘡、陰、爛瘡。”正與上述西漢帛書醫方相同。

              中國古代文物中,十二辰(或十二時),常以十二種動物來表現,也就是俗稱的十二生肖,至少在漢代已流行。最初這十二生肖都是寫實的動物形貌。在山西太原北齊婁睿墓,墓室內上欄所繪十二辰壁畫圖像中就有鼠,可惜至今僅有少許殘跡。隋朝時流行的十二生肖紋青銅鏡,環繞鏡鈕外區的裝飾紋帶內分布著十二生肖的圖像,“子”就是尖吻長尾的老鼠。

              隋唐時期,墓中放置的十二生肖俑,由寫實的動物形貌,轉為富于浪漫色彩的擬人化造型——身穿袍服的人的軀體,生有動物的頭顱。其中的“子”俑,就是鼠首人軀,或拱手直立,或正襟端坐,但那尖吻細目小耳的鼠頭,令人看后總感到滑稽可笑。到宋遼時期,十二辰俑或仍依隋唐舊制,獸首人軀,江西制瓷業發達,故十二辰俑有瓷制的,但已出現呈人形的十二辰像,只用雙手捧不同的動物像,或將動物像冠于冠帽上。

              中國古代的十二辰圖像,隨著唐文化的向外傳播而移植海外。在日本正倉院寶物中,就藏有麻布上繪的十二辰圖像,是圣武天皇葬儀所用的幕布,仿自唐朝的十二時帽額,惜僅存殘片,其中子鼠圖像已缺失。在朝鮮半島古代新羅時期的墓中,也出土有獸首袍服人軀的十二時俑,有陶質的,也有石雕的,形貌模擬唐朝的十二時俑。新羅金庾信墓的子鼠像,曾在1983年被韓國選用作子年郵票的圖案。由十二生肖圖形的傳播,反映出古代中國和日本、朝鮮半島諸古國間密切的文化交往。

              鼠也是中國古代畫家的創作題材,明清畫家常有繪鼠佳作。故宮博物院藏明宣宗朱瞻基作于宣德丁未年(1427年)的《三鼠圖卷》,繪出一鼠長尾曳地,昂首回顧懸垂的苦瓜,筆墨精細,頗為傳神。明清畫家如八大山人、趙之謙等,亦有鼠畫傳世。近世白石老人曾以鼠為題材繪冊頁,墨鼠神態各異,特別以其中墨鼠攀附秤鉤的一幅,旁題“自稱”,構思奇巧,極富情趣。

              老鼠也是民間美術喜用的題材,特別是年畫和剪紙。魯迅先生回憶兒時生活,記得床前曾貼有兩張花紙,一張是“八戒招贅”,另一張則是“老鼠成親”。他認為后一張“卻可愛,自新郎、新娘以至儐相、賓客、執事,沒有一個不是尖腮細腿、像煞讀書人的,但穿的都是紅衫綠褲。”描述老鼠娶親熱鬧場景的年畫,流行甚廣,在山東、河北、江蘇、湖南各地的傳統木刻施彩年畫中,幾乎都可以尋見,表明這一題材為人民所喜愛,因而經久不衰。

              在中國古代,又常以見到“白鼠”為祥瑞之兆。在南朝人撰寫的史書中,例如梁·沈約撰《宋書·符瑞志》和梁·蕭子顯撰《南齊書·祥瑞志》,都有不少關于獲“白鼠”的記載,視為國家祥瑞的征兆。我們,期望即將來臨的鼠年,能為全中國的同胞和居住于世界各地的炎黃子孫帶來吉祥、和平與幸福。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