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我在南極過春節(我的春節印象)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李航  2020年01月26日00:06

              2019年11月,地面卸貨隊員等待直升機。 李 航攝

              2019年12月,雪鷹601在泰山站降落,打開艙門的瞬間。 李 航攝

              今年,我將在南極度過第三個春節。

              第一次在南極過春節,是2015年。那時,我正在攻讀博士學位。身處南極迎接農歷新年,我滿腦子都是新鮮和興奮。

              那年春節,第一次沒有煙花紅包,也沒有串門聚會。陪伴著我的是雪原、冰山、企鵝,以及和我一樣留守在中山站里的數十名科考隊員。

              南極,季節更替與北半球相反。每年11月前后,南極進入夏季,南大洋的海冰迅速融化。這為南極科學考察提供了絕佳窗口,各國紛紛選擇在此時派出考察隊前往南極。直到來年3月,南極進入冬季,絕大部分考察隊員也將在這時撤離。所以,幾乎只要參加南極科考,就會附送一次南極春節。

              南極的春節充滿了濃濃的年味。除夕前的某一天,走進餐廳的我立馬發現了眼前的不同——四周的墻壁上掛起了中國結,紅色的彩帶沿著對角線占領了整片天花板,靠近冰山一側的窗戶上則貼上了整齊的窗花。緊接著,書法好的隊友開始為大家寫春聯,大家可以貼在各自的宿舍門口,內容甚至可以私人定制。

              春節聯歡晚會開始的時候,是中山站的下午5點。通訊員將整個站區的網絡連接都斷開,為的是將所有帶寬留給餐廳的電視,讓大家能夠一邊聚餐一邊看春晚。我的印象里,還沒有哪次和這么多人一起看過春晚,也從來沒有看得這么認真過。

              第二次在南極過春節,是一個意外。2016年2月,此時的我已經在中山站駐守了一年多。因為臨時新增任務,回家過春節計劃隨之取消,我即將在南極連續度過第二個春節。我一邊調整好心態迎接新的考察任務,一邊和家人解釋春節為什么又不能回家過節。

              眼前,是即將到來的2020年農歷新年。我又一次穿上了考察服,參加我國第三十六次南極科學考察。時隔4年后,我又一次站在了地球最南端的大陸上,迎接自己在世界盡頭的第三個春節。

              這次考察,隨著“雪龍2”號科考船首航南極,我國南極科考進入了“雙龍探極”的新時代。和幾年前比起來,南極科考站里的工作生活環境更好了,科考設備更先進了,考察隊伍也更壯大了。

              曾經,前輩們去南極披荊斬棘艱苦創業。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也正為南極事業奉獻著他們的青春。此時,曾經和我一起在中山站越冬的隊友姚旭,正帶領著泰山站隊在南極內陸腹地考察。他三十出頭,今年已經是他在南極過的第十一個春節了。

              (作者為中國極地研究中心博士后,本報記者劉詩瑤整理)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