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盡“扇”盡美風自來

              來源:人民日報  | 游儀  2020年01月28日10:05

              王明德迎亮看一看扇骨,手一捋,依次推開;拿起刷子,估量一下,蘸著膠水往扇骨上刷起來。雪白扇面緊貼著扇骨,發出輕快的聲音,靈巧的雙手在竹與紙間穿梭,動作絲毫不拖泥帶水。

              竹深樹密蟲鳴處,時有微涼不是風。竹,自古被譽為君子。在王明德看來,“它沒被做成筷子和籃子,而是在我手中變成了有靈氣的竹扇。”

              一把竹扇,看上去簡單,做起來卻很麻煩。“傳統的竹扇制作有67道工序。”71歲的王明德一邊拿刮刀打磨扇骨,一邊介紹。

              在王明德看來,選料是最重要的環節。“我們一般要用生長周期在6至8年間的竹子,竹節少,形體直,才算標準。”而這竹子,鋸斷竹根后,就不能落地了,要靠人力一根一節從高上山背下來。究其原因,不過是竹子落地會碰壞竹青,這樣做出的扇骨或有黑斑,不符合要求。選好料后,通過蒸煮、曬干使竹骨定型,再將之打磨成扇骨,并賦予扇面色彩,二者組合,就是一把精巧的竹扇。

              作為竹扇的省級非遺傳承人,王明德的竹扇之路,并非一帆風順。“我雖然喜歡做扇子,但一開始并沒有用這個來謀生,而是當作一種愛好。”直到1989年,他才把這門手藝撿起來,開起了竹扇廠。

              建廠之初,王明德就接到了日本一筆大單:生產七八萬白竹片,用作日本馬路上的護欄和家里的裝修材料。當王明德趕工一個多月完成了客戶需要的貨物時,對方卻反悔了。“他們說我的產品質量不符合要求。我當時把全部家當都投進去了,結果賣不出去。”

              王明德最終找到了另一家日本公司,承諾對方半個月內做好一萬片未加工的扇骨,免費打樣供對方參考,若是滿意,就簽合同。萬片扇骨,數萬斤毛竹,零星幾個工人,在高溫的竹扇廠中熬了半個月,王明德終于將成品打磨完成,并得到了對方認可。“當時我們幾乎沒怎么閉眼,甚至還自造了設備。”王明德指著廠中打磨拋光扇骨的機器說,“那會兒就是木頭做的設備,很簡陋,卻陪著我們度過了最難的歲月。”

              如今,26歲的王亞凌也傳承了爺爺的手藝,成為新的省級非遺傳承人。自2019年3月起,她每周都會去東亭小學兩次,給感興趣的孩子們介紹竹扇知識,并手把手教他們制作竹扇。“其實爺爺也想來,但他畢竟年紀大了,所以就由我負責。”

              細雨如絲,從屋檐上滴落。身著旗袍的王亞凌細心地教5年級的陳思涵搭面:“左手握緊,右手均勻展開,就這樣,慢慢來……”

              做了一輩子竹扇的王明德也沒停下來。他又在家里搗鼓掛扇了。他那雙布滿老繭的手拿起了刮刀,和手中青色的毛竹映襯著,似已融為一體。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