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庚子正月:插花記,并祈愿眾人平安

              來源:“文學報”微信公眾號 | 周華誠  2020年01月31日15:08

              -1-

              我在屋后找到棄置的酒壇子一個,洗洗干凈,搬進屋來。又冒雨上山,剪取山野植物若干,其中紅葉石楠兩枝、鱗蓋蕨三四枝、海金沙(多年生草質藤本,也叫蛤蟆藤)一叢、帶刺的蓬蘲枝條一長條,回來隨意插進壇子,居然頗有生趣。

              又在桌前寫了一幅字,慢慢把一篇近千字的文章抄完。

              忽然覺得日子長了許多。

              -2-

              正月初一早,同村的德金便來我家拜訪。德金在杭城工作生活,研習篆刻,我們一年當中難得碰上一回,他知道我在家中過年,就說過來看看房子。到家后,喝了一杯茶,聊了會兒閑話,話題就轉到疫情上來。德金似乎才記起,這段時間似乎不宜串門,便拱手道別,騎上電瓶車離去。

              這是正月一周當中,唯一上門的客人。

              -3-

              不拜年,不聚會,不串門,這是我們家很快達成的共識。除夕夜,大家一邊瞄著春晚,一邊刷著手機,都沒什么心思跟著節目歡樂。本來,這應該是個特別歡樂的春節,三兄妹各攜二娃回老家歡聚過年,喜慶又鬧騰,可這喜慶很快就被手機里鋪天蓋地的疫情信息擊散了,我們都知道事情不那么簡單。零點鐘聲敲響,看到部隊軍醫集合支援武漢,危機時刻可見醫心,實在令人感佩。

              初一下午,舅舅邀請我們去他家吃飯。我們婉謝,起先舅舅還不以為然。因到舅舅家中吃飯,也是年年春節必有的程序。到了傍晚,我給他發微信:“舅舅新年好!大家一致決定,明天聚餐取消,下次再安排到你家吃飯!”

              舅舅回復好的。

              晚上父親又接到另一個電話,本來要來家里拜年聚餐的,也取消了。

              大家心中放下一塊石頭。

              -4-

              醫護人員上了前線,我們偏居浙西衢州常山縣的山村一隅,又不是專業人員,使不上什么力,唯有禁足閉戶,不出門,少添亂。

              我們一大家子,六個孩子,八個大人,都堅決不出門了。拜年吃飯都是小事,安全第一是大事。

              每天一睜眼就刷微信微博,刷得多了,心中焦躁。信息一天比一天令人擔憂。幾乎全是不好的消息——不僅牽掛中國,牽掛武漢,也牽掛本省本市的情況。手機放不下,心情益加沉重。

              山影停在窗外,雨點落在樹林,一時出神。

              -5-

              決定讀書觀影寫字插花,以此平復內心,調節情緒。

              影院所有賀歲電影全部下檔,我們就在家用投影儀放電影,初一晚看免費上線的《囧媽》,接下來幾天《龍貓》《海洋奇緣》《愛麗絲夢游仙境》《地球上的星星》,一部接著一部,雅俗共賞,老少咸宜,也算不枯燥。

              -6-

              宅在書房讀書,偶爾寫小字一兩幅。

              又掛畫。把以前收藏的一些朋友們的畫,找合適的地方掛好,慢慢欣賞。

              喝茶。喝了綠茶喝紅茶,喝了紅茶喝普洱,喝了普洱喝咖啡。

              隨意讀書。去年從夏到冬,從城市中陸續如螞蟻搬家一樣搬回幾百本書,現在正好派上用場。身邊有熟悉的書,就不覺得無聊。

              一位藝術家朋友說,這難得的時間,正好可以用來想想。胡思亂想,或者放空,對于從事藝術的人來說,是非常寶貴的機會。

              其實不只是藝術,對于人生來說,何嘗不是如此?

              -7-

              這個假期忽然就讓人“慢”了下來,盡管這“慢”是被動的。事情都是相對的,不管怎么樣,也可以從“壞”里悟出一點“好”處來。獨處、緩慢、閑暇甚至無聊,從審美的角度來看,都有其本身的好處。只是當下的人早已習慣奔波喧鬧,失去了感受緩慢無聊的耐性。

              盡管,這樣杜門避疫,是不得已而為之的無奈。而人生的要義,本就是要在艱難的過程中,獲取一點欣慰與快樂。

              想起了前不久重溫的老電影《美麗人生》。

              幸好有書,有電影,有山野與花朵——正是有了這些熱愛的陪伴,使得每個日子都有了光。

              雖如此,飽食終日,閉門不出,心中還是有一絲茍于亂世偷生的歉意。

              想起2003年,我剛入新聞媒體,還是一枚記者新兵即奔赴于“非典”采訪之路。此后一路磨礪,經歷許多場合,2008年毅然獨自前往四川震區采訪。

              而今早已不復當年。

              -8-

              正月初三。忽然有消息,說村里有人被隔離了。

              此人一個多月前從湖北回來,一直沒有癥狀,前兩天感冒咳嗽去檢查,一問還是從湖北回來的,立馬隔離了。

              媽媽說,他的家——就在德金家隔壁,除夕前兩天他倆還在一起喝酒——德金初一還來過家里,不會有什么事吧?

              不禁驚愕。只愿虛驚一場。

              -9-

              從家中望出去,村道上已很難看到行人來往。

              縣城的小區,有人發上視頻,醫學防疫人員全副武裝進行小區,對一戶人家進行醫學隔離,整幢樓里的人都不敢出門了。正式發布的消息,常山縣已發現三例新冠肺炎病例。

              又聽說縣醫院里,有一整個病區的醫護人員,因為接觸過一名武漢回來的患者,也暫時隔離觀察。雖然很快得到消息,未發現問題,隔離已經解除,但顯然所有人都更加重視對于疫病的防護了。這種意識的增強,當然是好事。浙江省的信息公開與防護宣傳,可謂十分及時與深入人心。

              正月初四,看到村口已擺上了隔離墩,鄰家伯伯戴著口罩、紅袖章守在村口,外村人、外地車,一律不得進村了。

              -10-

              初四,收到出版社編輯發來一本新書的封面。這是我們給臨安旅游界謀劃的一本重點書,共行走采訪了臨安居于山野森林溪流之間的幾十家民宿,呈現都市人向往的一種美好生活方式。此書原計劃是在春天三四月間出版,當地文旅局也會有一系列的旅游推介活動。

              編輯、設計師們都困于家中,也沒有假期不假期了,都把時間放在了工作上。

              一位創業的朋友,在朋友圈中哀嘆,說不知道有多少小微企業將在這個春天倒閉。

              這樣一次疫情,給經濟帶來無可估算的損失那是一定的。

              桐廬文旅局的雷局長,初四一早把我拉進一個“瀟灑桐廬文旅聯盟”微信群,200多號人,都是酒店、民宿、飯店、旅行社、景區等等的負責人,大家討論得熱火朝天。一方面,大家討論著怎樣出錢出力、共同阻擊病毒,比如通過一家旅行社的資源,為縣醫院解決采購了2萬只N95口罩;另一方面,大家出謀劃策,尋找特殊期間旅游業的應對措施,希望能在疫情消除過后,重振旅游業的士氣。

              我油然而生一種敬意。

              人勤春來早,這就是求真務實的浙江人。

              -11-

              被隔離的村民,確診消息出來,并不是“新冠”,只是普通感冒。

              大家放下心來。

              翻微信朋友圈,看到和村民一起喝過酒的德金已經上山挖筍去了。山林中少有人煙,挖筍倒不失是一件有意思的事。然而筍不多,“找了半天,還不夠塞牙縫。”我看他又刻了一枚章,“華佗無奈小蟲何”,邊款:“綠水青山枉自多,華佗無奈小蟲何。語出毛澤東詩送瘟神,鼠年新春冠狀病毒已奪去一百三十二條生命……抗擊疫情形勢嚴峻也。”

              -12-

              弟弟一家,妹妹一家,分別出發了。一車回紹興,一車經浦江回杭州。路上發來的信息,說車少路空,沒什么人出行。

              叮囑他們到家后少出門。

              現在真是,看見人多就害怕。跟城市的高樓林立、人群集聚比起來,山野遼闊,地廣人稀,鄉下也自有鄉下的好處。

              -13-

              初六晚,收到縣疫情防控指揮部統一發送的信息:“從1月30日起,后面五天是爆發傳播期,千萬別出門!戴口罩都不能出門!記住,別不當回事!”

              我學醫的同學,很多都早早上班,堅守在抗擊病疫的第一線。

              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這個春節,每一個人都在關心天下,也在關心個體。這何嘗不是一種進步。

              忽然覺得,跟疾病生死、人間疾苦比起來,日常生活里的很多事情都是雞毛蒜皮,多少事是庸人自擾之。何妨心大一點?

              書房對出去,是一片山林。坐對這片山林,想起一句詩:山靜似太古,日長如小年。

              下午轉發了文學評論家謝有順老師手書的一幅字:“山中何事?松花釀酒,春水煎茶。”

              去后山叢林里走了一圈,折了幾枝灌木與藤條,回來插了一瓶花。然后寫這篇約稿,以記錄下庚子正月頭幾日的瑣事,并祈愿眾人平安。

              2020年1月31日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