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貼在冰箱上的便簽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 謝沁立  2020年02月01日08:07

              若在平常,妻子李曉燕絕不允許在家里貼貼畫畫。她認為,多一樣東西,就會多一個細菌附著地。干凈整潔,無菌操作,是她的職業習慣,也是她給丈夫和兒子立的規矩。可這幾天,她率先違約,在冰箱上貼了張畫著笑臉的小紙條。

              “老公,我上班去了,你和孩子好好吃飯。”

              李曉燕的崗位在天津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原生物實驗室。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出現后,她所在的實驗室擔負著天津各醫院疑似病例的實驗室確診任務。從1月21日起,她每天面對大量的標本,戴緊手套屏息操作,無暇與家人聯系。子夜時,她才能拖著酸脹的雙腿離開實驗室,進到家門已是凌晨一兩點。睡上兩三個小時的囫圇覺,天還沒亮,就又踏上了上班的路途。輕輕拉開家門的那一刻,那爺倆正睡得香甜,她本來有好多話想說,可又不忍心打擾他們,只能匆忙找到兒子寫字臺上的笑臉便簽,撕下一張,把一肚子的囑咐凝練成這樣一句家常話。

              第二張便簽是丈夫賈宏發寫的。

              “兒子,我上班去了,好好吃飯。微波爐兩分鐘!晚飯等著我做。”

              賈宏發長得高大結實,卻心細如針。他是天津市公安河西分局掛甲寺派出所情報指揮室的警長。這個主管著2.97平方公里轄區,12萬常駐人口管理工作的派出所,平日任務重,出警多。指揮室負責服務、支撐、監督、指導,工作繁重而瑣碎,管界內監控設備的巡查,電子屏幕保障,圖像偵查資料的調取,執法監督的每個環節、案情高發區域的分析研判,都要一一到位。

              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到來之時,所里的民警陸續下到社區宣傳疫情防范知識,調度室的工作量陡然加大。賈宏發每天回到家都不會早于晚上九點鐘。他和妻子的老家都在內蒙古,原本春節要回老家與父母團聚,但突然而至的疫情讓這個警察、醫生之家一下子進入“戰時狀態”。兒子連續吃了五天外賣后,明確表示寧可挨餓也絕不再吃。人命關天,妻子的神經處于高度緊張之中,賈宏發想,不能再讓她惦記家里的一日三餐。晚上回到家,不管多累,他都要撐著忙乎幾樣簡單的飯菜出來,爺倆吃剩的,就是兒子轉天的早餐和午飯。

              第三張便簽是兒子寫的。

              “沒事,你們去忙吧,不用擔心我,看書寫作業之類的我都完成了,等疫情結束,你們可得帶我出去玩啊。”

              兒子剛上初一,聰明調皮,學習出色。他理解媽媽的職業來不得半點疏漏,也知道爸爸的工作重要且有危險,但他畢竟還是孩子,常會粘著爸媽做游戲。鼠年春節,每天獨自在家的他,仿佛一夜間長大,一個人讀書、寫作業,一個人畫畫、玩游戲,還在爸爸的指導下,學會了用電飯鍋悶米飯。就算實在無聊,他也不給爸媽打電話,因為,頭兩天打給他們的電話都是無人接聽。他只好用手機撥通了遠在內蒙古的爺爺的電話。“爺爺,我想你們。”說著,一股委屈涌上心頭,禁不住地抽泣起來。不對,我是小小男子漢,怎么能哭呢?兒子這么給自己鼓著勁,止住了眼淚。晚上,他學著爸媽的樣子,寫好便簽,坐在沙發上等爸爸,等著等著,竟歪著身子進了夢鄉。

              時近十點,賈宏發才回到家,看到在沙發上睡著的兒子,趕緊洗過手去親他。兒子醒了,說,爸爸,快做飯吧,太餓啦……

              現在,別樣的庚子新年長假已近尾聲,賈宏發家里的冰箱上又貼上了很多便簽。一家三口雖然見面匆匆,相處恨短,但一直用文字相互關懷與鼓勵。那鮮艷的便簽上,記錄的是一段非常歲月,是醫生的天職和民警的使命,還有愛與希望。

              (作者系天津市作家協會文學院簽約作家,全國公安文聯作協會員)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