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花的祝福

              來源:人民日報 | 錢玉貴  2020年02月01日08:24

              從甘南藏族自治州采訪回來,那個偏遠而美麗的高原留在我腦海里最深的印象,是到處盛開的一簇簇、一蓬蓬令人心醉且目不暇接的鮮花,甚至后來在我夢鄉里出現的,居然也還是那一片片花的海洋——我清晰地記得,在到訪過的那一間間寬敞、整潔的農家屋子里,在那幽靜而安詳的村落小道旁,在那一座座鄉情濃郁、古樸而又現代的鄉村小廣場上,在高原偉岸的綠色坡地上,在清澈的小溪邊,在幽深的山谷里,那些花兒搖曳多姿、芬芳四溢。

              在我的記憶里,還沒有一個鄉村給我留下過如此鮮花爛漫的印象,更不會想象到,那居然是來自甘南鄉村的印象。

              以往,我從未涉足過甘南那片美麗的土地。出發之前,我曾通過相關資料了解那里的山川風貌和風土人情,但也還是難以排除對于貧困落后的想象。

              然而,這一切在我來到這片土地之后,完全被改變。

              這是個和諧相處、生態宜居、生活富裕的村落。在這里,農家的戶外墻角、小院落里,甚至樓道邊,到處是花團錦簇,香氣襲人。我走進一戶張姓農民家中,兩層樓房,估約三百平方米,有五六個大房間,窗明幾凈,電視、冰箱、空調等家用電器,一應俱全。滿臉喜氣的媳婦正準備做午飯,她從廚房出來招呼我們。她的孩子去學校了,丈夫和婆婆在城里打工。草場退了,國家每年都有補貼。我用手指了指走廊、房間、客廳,還有小院子的四周,問她為什么要在家里種這么多鮮艷的花。她笑了,說:“為什么不種呢?這花多喜氣啊,還香得很,日子好過了,不就是應該這樣嗎?”

              如果說,在這里對于農家的鮮花我算是初識的話,那么在另一處,對于農民如此喜愛鮮花、遍植鮮花,我才真正開了眼界。那個村子坐落在溪水畔的坡地,大片大片的萬壽菊、波斯菊,形成赤、橙、黃、藍、綠、紫的花的海洋,那真是一個壯觀的花海世界!我忍不住拿出手機拍照留影。對于我來說,以鮮花為背景的照片一向很少,但這一次我有些情不自禁,不,是被這花海感動、陶醉、融化了。

              在一戶戶農家庭院里,一束束紅艷欲滴的蜀葵、雞冠花,佇立著,怒放相迎;在農家的陽臺上、走廊上,一盆盆天竺葵、四季海棠、金光菊開得正歡。其實,在甘南,從農家庭院到原野和山谷,我的視線里從來就不缺少花的倩影,成片的紫色和白色的野蘚花,一蓬蓬晶瑩的瑪瑙珠,一束束嬌艷的箭葉花,一簇簇色彩斑斕的格桑花……爭相斗艷。

              又走進一個村子。一戶戶整潔干凈、錯落有致的農家庭院里,依舊是花團錦簇,芳香四溢。在村民王定業二百多平方米的新房子里,老王告訴我,去年家里僅民宿這一項收入就上萬元,這是過去想都不敢想的事。如今城里人過周末就喜歡到鄉下來,吃農家土菜,體驗良好的生態環境。現在,全村有條件的都興搞“鄉村旅游”。我沒再問他,為什么也要在家里到處種上這么多的花草。事實上,在用花朵裝飾的每一個角落里,我仿佛看到處處涌動的希望與祝福。

              這個村子的變化當然不是一夜之間發生的。在這里駐村兩年負責幫扶的干部,說起近幾年的往事如數家珍。譬如當年如何將高山上的村民搬遷到村里,譬如村委會干部們開會到深夜,研究如何改變村容村貌,修路挖渠搞旅游,興辦養殖合作產業……一樁樁、一件件,脫貧致富就是這樣一路干起來的。

              從村里出來,沿著彎曲的公路行駛不一會兒,在公路旁邊,我看到一幢幢造型優美、風格現代的建筑正在拔地而起,那是鎮上興建起的“全域旅游培訓基地”“鄉村振興大講堂”。那一刻,我看到的是這里積蓄的蓬勃力量!

              毫無疑問,脫貧只是甘南藏族自治州起步奮進的第一步,夢想早已落實在行動上。而那些深深烙印在我心里的美麗鮮花,仿佛是提前向我透露著,那美麗的高原將迎來花香濃郁的明天。

              天空湛藍,白云夢幻般環繞著高原上連綿起伏的山巒,成群的羊兒、馬兒、牦牛點綴在高原的坡地上。從四面八方飄來的陣陣花香,早已漫山遍野,彌漫著一片祝福。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