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依依閩東情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許 晨  2020年02月01日08:31

              “同往常一樣,我無論多忙,都要抽時間到鄉親們中走一走看一看。大家跟我說了很多心里話,我一直記在心上……”

              2019年最后一天,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過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和互聯網,發表了2020年新年賀詞。短短千余字,猶如嚴冬里吹拂著徐徐春風,溫暖著天地人心。其中,特別提到了福建壽寧縣下黨鄉的鄉親們給他寫信講述家鄉的變化。

              此時此刻,我正與家人圍坐在電視機旁,傾聽著習主席那沉穩堅定、自信平和的聲音,胸中似春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靜。前不久,我前往下黨鄉參觀采訪的情景,如同電影閃回鏡頭,又一一浮現在眼前——

              在全國脫貧攻堅決戰決勝的時刻,中國作協與國務院扶貧辦共同開展“脫貧攻堅題材報告文學創作工程”,組織一批優秀作家深入第一線,采訪寫作反映脫貧攻堅題材的報告文學作品。我有幸入選,并受委派前往福建省寧德市深入采訪、體驗生活、構思寫作。當時,北方已是黃葉飄零的深秋,可這里依然郁郁蔥蔥。我們所乘坐的越野車,沿著盤山公路勻速行駛,儼然在水彩畫般的綠色長廊中穿行……

              下黨鄉,屬于寧德市壽寧縣管轄。過去寧德是地區建制,位于福建東部,俗稱閩東,2000年11月撤地設市。這里一邊是交通不便的高山險坡,一邊是灘涂連片的沿海地區,還是少數民族畬族的聚居地,一度經濟社會發展滯后,人民群眾生活困苦,曾列入全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被稱為東南沿海的“黃金斷裂帶”。

              1988年至1990年,習近平任寧德地委書記期間,深入調研,潛心思考,提出“弱鳥先飛、滴水穿石”的閩東精神,制定了因地制宜的脫貧措施,開啟了閩東扶貧開發的創新實踐,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滄海桑田,至2019年底,全市所有建檔立卡貧困戶、貧困村全部實現脫貧,經濟社會也取得了高速發展,一個欣欣向榮的新寧德出現在世人面前。

              通過基本的案頭工作和深入了解,我感到這是一個難能可貴的脫貧攻堅題材,也是一個光榮艱巨的寫作任務,必須深入進去扎實采訪,精益求精,方能寫出一部精品佳作。為此,來到寧德之后,我沒有驚動當地領導,而是沿著習近平總書記走過的路,登山入海,深刻感悟。

              在福建省作協和寧德市委宣傳部、文聯協助下,我后來又采訪了市委書記郭錫文、市長梁偉新兩位現任領導者。他們“一張藍圖繪到底,一任接著一任干”,帶領全市人民,發揚優良傳統,持續鞏固脫貧成果,積極建設美好家園,創造了扶貧開發、鄉村振興的“寧德模式”。

              這期間,我背著采訪包,腳穿旅游鞋,走進了寧德福鼎市磻溪鎮赤溪村。這里被譽為“中國扶貧第一村”。早在1984年,時任福鼎縣委報道組組長的王紹據,有感于赤溪村貧窮落后,寫了讀者來信《窮山村希望實行特殊政策治窮致富》,被《人民日報》發表,引起國家高度重視,從而開啟了新時期有領導有組織的扶貧工作。

              在白墻青瓦功能齊全的村委會里,我采訪了現任村黨支部書記杜家住和村主任吳怡國、村委楊海燕等人。他們分別回顧了全村的脫貧歷程,衷心感謝黨的領導和習總書記的關懷。杜家住說:“我們赤溪是一個畬族村,位于福鼎太姥山下,四周崇山峻嶺,幾乎與世隔絕。2009年,我擔任村黨支部書記,就一直琢磨:小打小鬧成不了氣候,全面奔小康,就得有一個支柱產業,帶動村民發家致富……”

              果然,此后他們利用青山綠水優勢,積極尋求合作伙伴,實施土地流轉聯合開發,創辦了萬博華旅游公司,設立了戶外拓展、九鯉溪漂流、蝴蝶生態園等項目,走出了一條“旅游富村、農業強村、文化立村、生態美村”的新路子。2016年2月初,杜家住托來訪記者給習近平總書記帶信匯報。2月19日,總書記來到人民網視頻直播間,同兩千公里之外的赤溪村視頻連線,給了他們一封“特別回信”。

              說到這里,身高一米八的杜家住一下站了起來,兩眼閃著光彩:“當時真的很緊張也很激動,沒有想到能跟總書記這樣見面對話!我們永遠也忘不了,一定努力工作,創造一個更加幸福美好的新赤溪。”我也深受感染,情不自禁起立鼓掌。而后,我們一起來到村頭那塊銘刻著“赤溪 中國扶貧第一村”巨石前,拍下了一張頗有紀念意義的合影照片。

              接下來,我在寧德福安市文聯王振秋、楊昌長陪同下,又來到下白石鎮下岐村。這是一個典型的連家船民定居點。一進村,眼前為之一亮,漁民新居傍海依山而建,嶄新的柏油馬路兩旁商鋪林立。村中墻壁上,醒目地書寫著一句錚錚誓言:牢記囑托,不忘初心,繼續前進,努力把下岐打造成閩東沿海船民上岸第一村!

              年輕的黨支部書記鄭月娥熱情接待。她就是本村漁民的女兒,真誠爽快,見我對她的名字感興趣,笑著說:“這名字耳熟是吧,只跟香港特首差一個林字。”

              我點點頭:“好,人也一樣漂亮能干!”

              她帶領我們邊參觀邊介紹情況:“過去,一條破船掛破網,祖孫三代共一艙,捕來魚蝦換糠菜,上漏下漏度時光。由于漁民常年在船上生活,腿腳彎曲,人稱‘曲蹄’。上岸定居,成了下岐村漁民幾代人的夢想。”

              時任福建省長的習近平,十分關心連家船民上岸安居樂業的問題。他多次深入下岐村等閩東沿海考察,提出了“搬上來、住下來、富起來”的明確要求。國家陸續建設了6個安置點,3000多船民上岸定居。在村黨支部帶領下,下岐村大力發展水產養殖、海洋捕撈、商貿服務等多種產業,人均年純收入從搬遷上岸前的不足千元,增長到現在的兩萬多元。

              說話間,沿著整潔的村街,我們來到村中間的漁民廣場上。周邊是一棟棟漂亮的村居樓房,花壇里盛開著一簇簇紅艷艷的三角梅,廣場邊橫臥著一條漁船模型,幾個小孩子在上面嬉笑玩耍。遠處的海面波光粼粼,昔日的窮海灘涂變成了黃金海岸……

              閩東山高海低,陰晴多變,連日來我行走在山海之間,一會兒艷陽高照,一會兒細雨連綿。每到一處,聽情況介紹,看村容村貌,與脫貧重點戶訪談,手機計步器上,何止萬步之遙。雖時感腰酸腿疼,但興致勃勃,樂此不疲。

              這一天,我專程來到了富有傳奇色彩的“習書記九到壽寧三進下黨”的下黨鄉。

              正如開篇所說,下黨鄉山高林密交通閉塞。直至上世紀80年代末,全鄉還沒有一條公路。1989年7月19日,時任寧德地委書記習近平頭戴草帽、脖子上搭著擦汗毛巾,步行兩個多小時,到下黨鄉現場辦公。后來他又兩次來下黨鄉解決脫貧發展難題。時隔30年,舊貌換新顏,受鄉親們委托,下黨鄉6位干部群眾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信匯報脫貧喜訊。不久,他們就接到了習總書記的回信,信里,習總書記親切問候鄉親,勉勵他們再接再厲。

              喜訊傳來,群情振奮。時隔數月,我們走進鄉政府所在地下黨村,仍然感受得到村民們那興奮喜悅的情緒。尤其是坐在村民王光朝開辦的“幸福茶館”里,聽他講述30年前第一次上山給習書記送涼茶、送毛巾的情景,以及脫貧致富后與其他五人一起商量寫信向習總書記匯報的過程,充滿了欣喜、滿足與自豪……

              “太好了!老王,在你這里聊天,可真是‘幸福茶館話幸福’啊!”我打趣說。

              “對!好多人都這么說,還有記者專門給我拍照登了報呢!”

              在我依依不舍地離開寧德近一個月時,我又在電視屏幕上看到了下黨鄉的朋友們,看到了幸福茶館的主人王光朝。那是在習近平主席發表新年賀詞的第二天,中央電視臺記者現場采訪的畫面里:

              昨天,下黨鄉的鄉親們吃過晚飯后,聚在村里的“百口食堂”準時收看新聞聯播。當賀詞中講到福建壽寧縣下黨鄉時,大家都激動不已。給習主席寫信人之一的王光朝老人說:“我非常感動,我們這個小山村一直被牽掛著,這次還在賀詞中提到了我們,在黨和政府的關懷下,我們以后的日子一定會越過越好。”

              說得好啊!他代表了所有下黨人、閩東人、中國人的心聲。

              習近平主席曾經說過:“寧德是我魂牽夢繞的地方。”是啊,他走遍了寧德的山山水水,與干部群眾結下了深厚情意。閩東靠山面海,山海交融,是他扶貧開發重要思想的策源地和“四下基層”工作制度的實踐地。這里的人們牢記習總書記的殷殷囑托,正以“只爭朝夕,不負韶華”的姿態,從脫貧攻堅走向鄉村振興,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路上迅跑。

              山與海的擁抱,將迸發出旺盛的生命力,奏響震天撼地的交響樂章。身處長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之間的福建寧德,過去是“黃金海岸斷裂帶”,如今正在昂然崛起,向著“黃金海岸隆起帶”的目標進發。我們有理由相信,在不遠的將來,閩東之光將無比燦爛地閃耀在中華大地上。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