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老家的水土

              來源:今晚報 | 鄭彥英  2020年03月15日08:50

              雖然離開秦川多年了,但我一到冬天,還是懷念家鄉的土炕,懷念土炕的熱炕頭。

              我更知道,熱炕頭是要續火添柴的,半夜還要起來加一層柴末末,俗稱煨的。年輕人是沒問題的,父母親年邁了,怎能讓他們半夜起來呢?所以近年來,我一到冬天就把父母親接到鄭州,讓他們享受暖氣。

              父母親長期生活在老家,生活習慣很難和城里人一致,所以我將新買的一套房子讓父母親住,我把生活必需品備齊,每天去看他們一次。

              父母親很滿足,特別提到了給他們喝的桶裝礦泉水,說是味道雖然不如村里東井的水,但畢竟是“洋東西”,得和城里人保持一致。

              有一天我的幾個朋友要去看我父母親,我提前去了,一說,父親立馬問:“客來了,茶是少不了的,是不?”

              我說:“那當然。”于是我在茶幾上把茶具擺開,挑了朋友們喜歡喝的綠茶,給每一個杯子里捏一點。

              就在這時候,父親迅速把飲水機上的礦泉水搬了下來,然后換上一桶。

              我一看,搬下來那桶,還有大半桶,就問這水是不是有問題?

              父親說:“這水不能給他們喝。”

              我一愣:“咋了?”

              父親說:“我一直沒給你說,我跟你媽還是喜歡喝那自來水。這一桶,看著是礦泉水的桶,裝的是自來水。”

              我一聽急了:“這才能有幾個錢?”

              父親一聽,想說話,又摸了摸后腦勺。

              母親這才說:“我一直想給你說,我跟你爸喝那礦泉水不到十天,渾身沒勁兒。”

              父親在一旁補充:“腿軟得跟沒骨頭一樣。”

              母親看看父親:“你爸會分析,把跟在老家不一樣的所有事情都分析了,最后分析到這水上,就想試一下,是不是水的問題。”

              父親說:“就燒了一鍋自來水,我倆一喝,渾身舒坦,一直喝到身上出水。”

              母親笑了:“喝了這水一天后,立馬覺得身上有勁兒了。”

              父親說:“我思謀了半天明白過來勁兒了,鄭州這自來水是黃河水,黃河水里有咱的涇河和渭河,這兩條河帶著咱老家的水土呢,老家的水土喝到肚子里,人咋能不精神?”

              聽到這兒,我舒了一口氣:“只要你覺著自來水好喝,來精神,是老家的水土,那就喝自來水吧,我買一個燒水壺來,不要把自來水弄到這礦泉水桶里燒,太費事。”

              父親擺擺手:“理是對著呢,但是不能那樣。”

              我笑著問父親:“為啥呢?”

              父親認真地說:“你弄這礦泉水給我和你媽喝,是你的孝心,這礦泉水飲水機給這兒一支,就是孝心支在這兒,誰來一看,知道你對父母親孝順,如果看著你讓我們喝自來水,人家嘴上不說,心里會罵你是不孝之子。”

              我很感動:這才是自己的親人,把娃的面子看得比啥都重。

              說話間我的朋友過來了,三個人,我立即給他們沏茶,當然,父母親也坐在茶幾旁邊,和我們一起喝茶,也像城里人那樣,只小小一口,很文氣。

              但是父親喝了一口,就放下了,看了母親一眼。

              母親也喝了一口,看了父親一眼,都沒有吭氣。

              送走朋友后,母親對我說:“忘記放干凈飲水機里的水了,剛剛泡的那幾杯,都是存在飲水機里的自來水。”

              我一愣,真是,但笑笑說:“不要緊,茶把自來水的味道遮了。”

              父親搖搖頭,沉吟片刻,說:“看來還是得買一個燒水壺。”

              母親立即應和:“我也想到這兒了,這飲水機就支到這兒,桶里的水就咋也不會和自來水串,來人了,喝這礦泉水,咱平時喝的,就是燒水壺里燒的老家的水。”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