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不勝不歸

              來源:人民日報 | 黃軍峰  2020年03月16日07:12

              到達武漢,已是大年初三凌晨4點,街道上一片寂靜。

              十二個小時之前,朱桂軍還身處千里之外的石家莊。上午遞交請戰書,下午舉行出征儀式,他還沒能來得及向身懷六甲的妻子叮囑幾句,就匆匆道別。

              疫情就是命令,時間就是生命。1月26日,由一百五十多人組成的河北省首批援助湖北醫療隊,在最短時間內集結完畢,奔赴武漢。

              簡短的疫情溝通和緊急的防護培訓后,六十人組成的抗疫救援小分隊對接武漢市第七人民醫院ICU重癥病房,朱桂軍任組長。

              四十八歲的朱桂軍,瘦瘦的臉龐,高高的鼻梁,眼鏡后面閃爍著一雙炯炯有神的眸子。他是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重癥醫學科病區主任,也是河北省內重癥醫學領域的知名專家。

              對接完畢,現場的狀況并不樂觀。

              擺在朱桂軍面前最首要的問題,是盡可能地完善醫療條件。這是一家二級甲等醫院,重癥病房為緊急改造而成。病房通風條件、治療管理等很多地方都需要規范。但是疫情來得太過突然,哪里有時間給他們做充足的準備?他們只能最大程度地利用現有醫療條件,盡可能地滿足需要。

              另一個難題是人。通常情況下,重癥治療的醫護配比為一名醫生配備一到兩名護士,然而疫情當前卻要一名醫生配備六名護士,人員力量遠遠不足。與死神搶奪生命的節骨眼上,他們就一個人當兩個人甚至三個人用。原定是六個小時輪休一次,但他們從來沒有按時下過“戰場”。

              2020年2月12日,這一天,朱桂軍終生難忘。

              經醫院黨委研究決定,同意接受朱桂軍為中共預備黨員。朱桂軍知道,從這一刻開始,他肩上的擔子更重,身上的責任更大。

              千里之外的石家莊,六個月身孕的妻子時刻掛念著朱桂軍,給他留言說——

              從你奔赴武漢的那一刻起,我深知,你在做一件偉大的事。我全力支持你,會好好照顧自己。說實話,不掛念是假的。每天在電視上、網絡上看到你們那邊的疫情,我都為你捏把汗。等你平安歸來的那一天……

              朱桂軍和他的戰友們,夜以繼日,連續奮戰。朱桂軍的臉上少了幾分紅潤,脖子上、肩頭上、腦門上,一道道深深的印痕留在上面;灰白的頭發有些凌亂,眼睛里布滿血絲,堅毅的眼神里流露著疲憊。

              一個多月來,朱桂軍只休息過一天。但是,朱桂軍最害怕的事情,也是休息。因為一閉上眼,滿腦子都是重癥患者。于是休息又變成一種工作準備:哪個患者需要重點關注,哪個患者需要調整治療方案,哪個患者再有兩天就可以轉出……

              在救治中不斷總結經驗,提高效率,在這場戰疫中,他們沒有真正停下來休息過,即使身在休整,大腦仍在不停運轉。他們的搶救方案一次次調整,搶救措施一步步完善,到現在,所有環節已有條不紊,搶救方案已升級到第三個版本。

              其實,朱桂軍他們完全可以在這時候申請退下來。然而,2月27日,朱桂軍一班人再次向院黨委遞交了“抗擊新冠肺炎決戰請戰書”,請求繼續堅守崗位,不獲全勝決不歸。

              問及繼續留下來的原因,朱桂軍道出了心里話: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我們基本上已經適應了現在的節奏和狀態。現有患者的狀況,我們熟稔于心,新的接替者,對接需要時間,磨合需要時間,熟悉每一名患者的救治狀況,同樣需要時間。不勝而歸,我們心里不踏實!

              是的,不勝不歸!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