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老鼠和葡萄

              來源:文學報 | 劉梅花  2020年03月16日07:40

              古人畫老鼠,有點可愛,沒怎么賊眉鼠眼。要么在瓜藤下跳躍,要么抱著葡萄大啖,要么草窠里嬉戲,看上去都活潑潑的歡喜勁兒。明代的玉雕青玉瓜鼠,舍得線條,雕得樸拙粗狂。扁扁的老鼠伏在瓜梗上,尾巴松松垂下,灑脫得很吶,哪有一點賊頭賊腦的樣子。唐朝石雕的老鼠生肖俑,鼠首人身,長袍,袖著手,寬大的袖子低垂,鼠臉看上去在思考,很莊重,根本不猥瑣,反而有一種學者的氣度。

              古人大概也不喜歡老鼠——這東西誰能喜歡得起來啊,尖嘴,利牙,還撇著幾根稀疏的胡子,逮住食物一頓亂咬,連偷帶糟蹋。這也罷了,瞧瞧那肥碩的身子,細長的尾巴,賊溜溜的小眼睛兒,逃跑時射出去的箭那般麻利勁兒,瘋了才去喜歡它。

              古人畫老鼠雕老鼠,只是取個吉祥的寓意罷了。所以盡量把老鼠給捯飭得歡喜一點,好看一些,讓人看了心里頭有一種陌生化的美感,從而抵御內心深處的厭惡。老鼠占了生肖榜的首位,十二時辰中代表子時。而它的繁殖能力又很瘋狂,所以在藝術家眼里它很百搭——

              繁密的瓜藤,枝葉拂拂,老鼠抱著瓜左顧右盼——不管它喜歡不喜歡吃瓜,都得緊緊抱著。就這樣,老鼠和瓜纏綿在一起,掛在人家的墻上。瓜在詩經里有綿綿瓜瓞之意,老鼠寓意為子,人們祈愿子孫繁衍,家族昌盛。至于老鼠和葡萄就更加美好。一嘟嚕一嘟嚕成熟的葡萄從肥大的葉子間隙垂下,藤蔓纏繞,老鼠蹲在葡萄藤下,往嘴里塞葡萄。紫色的葡萄,灰色的老鼠,褐色的藤蔓,怎么看都是多子多孫的幸福模樣。

              這樣的畫實在吉祥——累累果實是豐收,老鼠偷東西時又那么聰明,藏哪里都能找到,而且相當勤奮,一夜都不曾睡。不僅多子多福,而且事業也很興旺。古時的買賣人說,一棵葡萄樹,能結幾百嘟嚕葡萄串,代表著一本萬利。老鼠善偷,把葡萄偷回來,就是把錢財搬回來。這幅畫很講究,商人喜歡。

              人有許多小心思,老鼠也琢磨不透。反正風隨著意思吹,老鼠隨著人的心思去搭配。給它塞一棵白菜,老鼠也得老老實實抱著,露出歡天喜地的笑臉兒,期盼天天進財。

              老鼠和葫蘆也很搭。大筆墨色的葉子,堆疊繁密,藤藏在葉子里,隱約可見。幾只飽滿金黃的葫蘆垂下來,臨風而舞。地上的老鼠,一只弓腰翹尾,意欲撲向葫蘆。另一只肥臀長脖,尾巴盤繞在地上,抱著幾粒紅果子吃。大概古人的讀音和今人不一樣吧,葫蘆讀作福祿。老鼠是小獸,諧音為壽。葫蘆獸,即福祿壽。

              說真的,我非常喜歡老鼠葫蘆圖,倒也不是因為寓意,只是覺得畫面實在太舒服,有一種閑逸的時光之美。葫蘆低垂,老鼠躲在一團墨色里,前爪捧著紅果子,田園的味道從紙上冒出來,摁不住。水墨之外,鄉村意境徐徐鋪開,讓人想來想去,有些夢幻。

              老鼠和石榴,瓜籽,堅果也有長期合作,這么吉祥的圖案根本不能缺少。至于老鼠偷燈油,偷點吃食,嚙書,撞倒甕什么的,都可以原諒——家有余糧,老鼠才來偷。倘若窮得揭不開鍋,下帖子老鼠都不來。

              唐卡里,有一種老鼠叫吐寶鼠,長得和普通的小老鼠差不多,蹲在財寶天王的手心里。天王腳下一大堆金銀財寶,都是老鼠吐出來的。有慷慨,布施,賜予眾生的寓意。還有黃財神塑像。黃財神掌管寶庫,錢多得數不清。頭戴寶冠,左手持吐寶鼠,右手持摩尼珠。吐寶鼠寓意眾生財食受用不匱乏,財物受用得到增長。

              古人的畫里,除了常見的小老鼠,還有許多奇奇怪怪的老鼠。

              有一種老鼠叫鼳,也叫隱鼠。首尾長得像老鼠,不過蹄子像馬蹄子。體型大,色青黑,出沒山林。《爾雅》說,鼳,鼠身長須而賊,秦人謂之小驢……似鼠而馬蹄,一歲千斤,為物殘賊。《陶注本草》說這種鼳鼠生活在山林中,大如水牛,力氣大,怕狗。灰赤色,胸前尾巴皆為白色。民間稱其為鼠王,此鼠精液一滴落地,則變成小老鼠,災年多出。有人捕獲鼳鼠,當作驢肉賣掉——古人也愛干這種騙人的勾當。

              《本草圖經》說滄州有一種鼳鼠,似牛,鼠首黑足,最大的有千斤,多伏于水,又能堰水。大概鼳鼠有水陸兩種,長得難看,很賊。陸地像小驢,蒼色。水中的像牛,灰赤色。

              清朝的一幅畫——其實是獸譜圖。兩只鼳鼠,不不,應該是兩頭鼳鼠,在草地上嬉戲。一頭伏在草窠里,縮身翹尾,老鼠耳朵豎起來。另一頭小跑,老鼠頭尾,毛驢身子,馬蹄子,看上去也不難看,神態歡快自在。

              《山海經》里有一種老鼠叫飛鼠,說天池山上沒有草木,多石頭。有一種獸,模樣像兔子卻長著老鼠的腦袋,它借助背上的毛,尾巴和胡須飛行。又說,丹熏山上,生長著臭椿樹和柏樹,野韭菜最多。山上有一種野獸,形狀像普通的老鼠,卻長著兔子的腦袋和麋鹿的耳朵。叫聲和狗叫差不多,用尾巴飛行,叫耳鼠。這種老鼠肉吃了可以辟百毒之害——無論多難吃的東西,人類都想辦法吃一吃。大概古人常常挨餓。

              丑老鼠自然不能上畫,適合在獸譜圖發呆想心事。可是,為啥叫老鼠呢?一生下來就有胡子,又活得很久,子孫昌盛,在地球上落戶的時間比人類早,可不就老嘛。

              老鼠娶親年畫我喜歡。正月里,子時一到,老鼠吹吹打打嫁娶。沒有花轎?竊一只紅鞋子來。至于陪嫁的紅漆箱子、花瓶,早就偷好備著。鼠郎鼠娘喜氣洋洋,儀仗隊大模大樣,要么走在山間小道,要么在青石板街巷穿行,根本不偷偷摸摸。

              老鼠娶親的年畫充滿了塵世煙火味道,雖然鼠輩尖腮細腿,新娘也翹著胡子,但人家的儀式也莊重呀,燈籠火把一樣不少,賓客執事花襖紅褲,吹鼓手也有,打鑼敲鼓的也有,喜慶著吶。人有一個世界,鼠也有一個世界。

              老鼠嫁女的剪紙也頗有人間嫁女的盛況。雖然抬轎奏樂的都是老鼠,但新郎并不一定是老鼠。有的新郎鼠面人身,頭戴瓜皮帽足蹬厚底靴,風流倜儻。也有老鼠嫁給貓的——我一直擔心,那只老鼠新娘還幸福嗎?大紅剪紙的鏤空感,使得老鼠嫁女圖有一種朦朧神秘的美。無論老鼠新娘嫁給誰,讓人看了都覺得無比喜慶熱鬧,是一個童話世界,像灰姑娘嫁給王子那般美好。

              我出生在農歷十月,天擦黑時分。爹說那會兒剛點燈,正是老鼠出洞拉倉的時間。爹說,這丫頭屬鼠,趕上十月,一輩子有吃不完的糧食。在鄉村,屬相是個隱喻,是藏在內心的圖騰。有糧食吃,是一個農人對自己女兒最美好的祈愿。

              我住的地方,以前筑有糧倉,叫糧庫巷。于是給自己取個網名,鄰倉而居。一只老鼠住在糧倉邊,心情實在是不言而喻。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