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太湖》2020年第1期|裘山山 :寫作是摒棄一切雜念的修行

              來源:《太湖》2020年第1期 | 裘山山   2020年03月16日08:49

              寫出一部好作品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我常問自己,也常被問到。想了想,以下幾點是必須的:思想,才華,激情,閱歷,以及知識儲備。但我以為,還有一樣非常重要的因素,往往容易被人忽略,那就是寫作時具有的定力,換句話說,就是凝神聚氣的能力。

              作家也是尋常人,難免會被各種欲念打擾,或者被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裹挾淹沒。要想在寫作時凝神聚氣,在我看來首先要干凈。這個干凈包括了環境和內心兩個方面。

              大約十多年前,我寫過一篇短文,《干干凈凈寫作》:“對我來說,寫作最要緊的是干凈。房間臟亂差是斷然不行的,我肯定先收拾屋子再說;手臟也是不行的,須先洗手,然后擦上護膚霜;環境鬧也是不行的,如果窗外有清潔工鋤草,我就只好停下來,看他們工作,嗅嗅青草的香氣,等安靜了再寫。我寫作時連音樂都不放,嫌吵;心亂就更不行了,只能坐在電腦前發呆,等平靜下來再說。”十多年過去了,依然如故。

              據我所知,很多作家寫作,尤其是寫長篇,必須要找一個遠離家人和朋友的地方,謂之躲起來寫。而我,卻始終習慣在熟悉的地方寫作,就是我自己的書房。曾經我的“書房”就是個很簡陋的陽臺,僅僅可以放下一個電腦桌,但我只有坐在那里心才是定的。2008年大地震,我坐在電腦前被搖晃得站不起來,但接下來的數個月里,除了去災區采訪,我仍是坐在那個地方寫作,短短兩個月寫了十萬字的采訪稿件。一進入寫作余震來襲我也沒感覺,全部心思都在稿子上,以至于我丈夫不得不在我面前放一瓶水,提醒我隨時離開房間。我的心是定的,環境已不重要。

              有時候我也試著去找一個更舒適的地方去寫作,比如某個小城,無比陌生的環境,誰也不認識,結果反而進入不了狀態,找不到感覺。由此可見,這樣的干凈主要還不是指所處的環境,而是你的內心。如果你的心不凈,或不靜,就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也會心神渙散,喧囂浮躁。

              凝神聚氣,干干凈凈寫作,在我來說還有一層意思,就是有一個簡單樸素的寫作目的。每每開始寫一部作品之前,我為自己確定的目標就是,要比上一部更好,超越自己。簡單至極。不去考慮印數,不去考慮改編,更不去考慮開研討會或評獎,所有作品以外的東西都不去想,只想作品本身。一個作家,一輩子能寫出一本自己滿意的作品,就是最大的幸福,其他都是次要的。

              所以,寫作時,我除了要收拾房間,關上門窗外,更要努力營造內心的干凈,摒棄掉亂七八糟的念頭,不讓任何事情干擾我,有時會發呆良久,讓情緒沉入心底。

              如前所說,寫作時我不會聽音樂,現在還要加上一條,寫作之前我不上網不看微博,不讓外部世界擾亂我,把內心的激情凝聚成一股力量,全部投入到作品中。

              這些年我的腰椎出了問題,醫生一再囑咐不可久坐,半小時起來走一走,可是一旦進入寫作,一旦產生了那種可貴的定力,我就什么都忘了。就算想起來了,也舍不得站起來,怕打斷自己聚精會神的狀態。那樣的狀態,是寫作的利器。

              說到底,寫作就是一種摒棄一切雜念的修行。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