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等著媽媽凱旋回家

              來源:愛青島 | 王溱  2020年03月17日11:46

              1

              “軒軒,想媽媽嗎?”“想。”“媽媽去哪了?”“去打病毒了。”

              “涵予,媽媽去干什么了,你知道嗎?”“知道啊,去打敵人了!”

              “涵文,知道媽媽去武漢了嗎?”“知道。”“你覺得媽媽棒不棒?”“棒,媽媽最棒!”

              這是我跟三個孩子的微信通話,分別是一個六歲的男孩,一個三歲和一個八歲的女孩。此時他們的母親正在武漢同濟醫院光谷病區,穿著臃腫的防護服,戴著寬大的護目鏡和勒得緊緊的N95口罩,穿梭在隔離病房里。

              2

              時間倒回2020年2月8日深夜,一個緊急通知把青島市立醫院的護師王順英和姜俊等醫務人員召喚到醫院。

              “去武漢,戰役情,清晨出發!”會議內容很簡單卻很莊嚴。

              回到家把情況跟老人、愛人簡單一說,頃刻間淚水在親人的眼里打轉。

              “去吧,家里有我們。”親人的安慰讓王順英和姜俊的心一下子放松了許多。

              孩子正在熟睡中,萌萌的神色,可愛的臉蛋,作為母親,此時的心情難以描述。

              “最放心不下的是孩子!”跟王順英和姜俊微信時,兩個人異口同聲說出同一句話。

              是的,天下最親密的感情莫過于母子,母親是孩子心目中最偉大的形象,而孩子是母親永遠的“心頭肉”,什么時候也割舍不斷這種血脈情緣。

              3

              要出發了,怎么跟孩子說?

              軒軒是一個聰明好動的六歲男孩,但“命運多舛”。王順英告訴我,孩子是早產,33個月就來到人間,生下來只有3斤3兩,在監護室住了3周多,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去醫院檢查。市兒童醫院簡直成了“家”,軒軒的口頭禪:我的兒童醫院……

              軒軒對王順英非常依賴,每天無論是下班還是外出回來,只要王順英進門,軒軒必定撲上去來一個緊緊的擁抱。時間一長,王順英身上的氣味被軒軒牢牢的記在腦海里。

              “軒軒,媽媽又要到北京待一段時間。”一年前王順英曾到北京去進修過一個月。“媽媽又去學習?”“不,是打病毒,看到電視說的病毒了嗎?”“看到了,媽媽小心,早點回來。”

              “謊言”很容易讓孩子輕信。王順英離開的那一刻,淚水蒙住了眼睛。

              姜俊從醫院回到家時已經凌晨三點多,跟愛人收拾好行李已經天亮了。八歲的大女兒涵文睜開眼看到擺放在廳里的行李箱,驚喜地問:要去北京旅游嗎?春節前姜俊和愛人就商量過,有機會領著孩子去夢寐以求的北京玩玩。涵文一定以為夢想要成真了!

              “不,媽媽要到武漢去。”“武漢?那里不是有病毒嗎,為什么你要去?”“媽媽是護師,有責任去。”“能不去嗎?”“不行,你忘了,媽媽是黨員啊!”已經上二年級的涵文,平時就以媽媽是黨員而自豪,常常在同學面前“炫耀”。她似乎懂得黨員在關鍵時刻應該怎樣做。

              床上依舊睡得很香的三歲小女兒涵宇,此時還在甜蜜的夢境中。姜俊舍不得把女兒叫醒,也不敢讓女兒看著自己拉著行李離開。只能輕輕的走向前親吻一下親愛的小寶貝,強忍著淚水轉過身。

              姜俊拉開屋門那一刻,大女兒終于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那哭聲刺的姜俊心痛,淚水忍不住順著臉頰滾下,她真想回身抱住女兒,但想了想疾步朝前走去,再沒敢回頭。

              4

              從隔離病房出來,脫下“沉悶”的防護服,經過一遍遍消毒,回到住處,洗完澡,顧不上肚子餓,趕緊打開視頻。

              跟孩子視頻是姜俊和王順英每天最渴望也最開心的事。

              一見到畫面上的寶貝,心都酥了,一天的疲勞立時消失得無蹤無影。

              孩子能給母親帶來無窮的精神鼓舞和激昂的戰斗力量。

              “軒軒,你的小九九背得怎樣了?媽媽回去時可要聽你背誦啊!”“放心吧媽媽,我會背給你聽的。媽媽你什么時候回來呀?”“快了,快了!”“媽媽,我做夢了,夢見了萬里長城,我也想去北京。”

              “涵文,你在家里跟妹妹乖嗎?”“乖,我告訴妹妹你在打敵人,很勇敢!妹妹要找你時我就對她說,你忘了媽媽媽還在打敵人嗎,等打完敵人就會回來。妹妹聽了就不哭鬧了。”

              “涵文真是好孩子,媽媽感謝你!”

              “涵宇,媽媽回去給你帶喜歡吃的巧克力。”“媽媽把巧克力拿給我看看。啊,真漂亮!媽媽什么時候回來?”“等把敵人打敗了。”“我也要打敵人。”“等你長大了跟媽媽一樣打敵人!”

              “咯咯咯”,視頻里響起孩子陣陣的歡笑聲。

              姜俊和王順英覺得再多的勞累,再大的壓力都被孩子的歡歌笑語融化了。

              5

              我問姜俊,在武漢你們一定想的最多的是孩子,同事之間提到的最多的也是孩子吧?

              出乎我的意料,姜俊說,說實話忙起來沒時間去想孩子,休息的時候,大家也都不提孩子,相互之間好像有默契似的。其實哪能不想?只是大家心照不宣,不愿去觸碰這個話題而已。

              在疫情第一線,能想象出醫務人員是怎樣在緊張忙碌的。姜俊和王順英所在的同濟醫院光谷病區接收的大都是重癥患者,情況也很復雜。一個患者老伴因染上病毒剛去世,自己又被確診躺在病床上;一位年輕的母親剛生下孩子第二天就被發現感染,立即隔離送進醫院;還有一對父女,雙雙患上新冠肺炎,一起住進了隔離病房,更有的重癥患者因為一直住在醫院里沒有明顯好轉,痛苦纏身,流露出無比的絕望,竟拒絕治療……

              注射、抽血、量體溫、送藥、吸氧,實行個體化針對性治療,協助不能自理的病人進食,除了這些常規工作,醫務人員還要做患者的“思想”工作,對患者進行心理疏導,并盡最大可能給患者提供方便和服務。夜里,聽說要降溫,病房里又不能使用空調,醫療隊馬上準備了大量的被服,挨個病房送去;一些患者因為親屬無法探視,牙膏、洗浴用品用完了沒法補充,護士們一一記下,統一幫他們采購;患者想多吃些水果,醫務人員知道后,把自己的水果送給患者;鈣奶餅干是青島的特色產品,很適合患者食用,醫務人員把家鄉的特產帶到了病房;頭發長了的李大爺想理理發精神精神,護士們知道后二話沒說,抽空便在走廊里操持起來……

              涓涓細流,滋潤著患者們受傷的心,讓他們感動、感激,無形拉近了醫患之間的距離,也讓患者鼓起了戰勝疾病的信心。從正式接管病區,短短的23天,51張病床,先后收治了81名患者,其中重癥72人,危重癥9人。經過精心治療,痊愈出院25人,其中有兩天6名痊愈者同時出院,創下了病區出院患者數量最高記錄。患者零死亡,全體醫療隊員零感染。這些來之不易的成果,讓醫患雙方都感到歡欣不已。

              一封封感謝信發來,一面面錦旗送來,重新呼吸到大自然新鮮空氣的那些患者們,對朝夕相處了數日的醫務人員,表達了由衷的謝意和敬意。那位李大爺把跟他接觸的每一個醫務人員的名字都記在紙上,滿滿的一片。

              “等春暖花開時,我去看你們,請你們吃飯。”為了表示真誠實意,李大爺又加了一句:我掏錢。

              姜俊說,第一天走進病房,曾看見一位老人在走廊里徘徊,以為有什么事?因為老人說的是方言,姜俊聽不懂。后來老人急了,指著姜俊做了個動作,姜俊明白了,老人在向她表示感謝。當時,姜俊心里感到暖暖的,仿佛忘了自己正汗流浹背,忘了厚厚的防護服下正邁著沉重的步伐。在病房里,許多患者有意與醫務人員保持距離,護士來送藥,送物品,剛放下,患者就催著趕快離開;熱水瓶本來放在床頭柜上,擔心護士幫著打水靠得太近,患者大都把空瓶放在門旁,然后告訴護士,打來的開水自己去取。王順英送藥時,一位患者阿姨問她:你們來這里怕不怕?王順英說:不怕,怕就不來了!阿姨一聽眼淚流了下來,然后擺著手:快離開,快離開,別傳染你。你們還年輕。聽了這話,王順英感覺鼻子一酸。眼前這些患者太體貼人,太可敬了!

              6

              “老公,軒軒應該周二去醫院復查,提前預約也忘記取消了,但愿別被列在失信的‘黑名單’里。”后面是一個“扮鬼臉”的符號。

              “親愛的,涵文性格內向,心事都藏在心里,你還是要多關注。”一顆“心”的符號夾在文字里。

              做母親的永遠掛念著孩子,哪怕細微末節也不放過。八歲的涵文視頻時有些情緒不太穩定,姜俊擔心影響學習,囑咐愛人多加注意,好動的軒軒似乎更加調皮,王順英提醒愛人,別讓孩子過于疲勞,畢竟身體不是那么健康。

              孩子們呢?更是忘不了媽媽。

              我分別問三個孩子,最想跟媽媽說什么?結果都是一句話:媽媽什么時候回來?早點回來!軒軒還說,他想媽媽的氣味了!

              這是孩子的心聲,也是所有人的心聲。

              在光谷病區,青島醫療隊有132名成員,女性有93人,其中49人是母親。如果按這個比例計算,目前全國有四萬多醫務人員在武漢戰役情,女性占絕大多數,有一半人應該是母親,而她們的身后最少有對應數量的孩子。

              每天,成千上萬的孩子在呼喚著母親,盼望著母親,每天成萬上千的母親戰斗在疫情第一線,為了別人的孩子,也為了自己的孩子。她們是英雄,了不起!其實那些在家里的孩子也了不起,他們為了支持媽媽的工作,離開了媽媽溫暖的懷抱,承受著分離的痛苦,同樣是小“英雄”!

              國難當頭,舍我其誰?我們的母親,我們的孩子都是好樣的!

              等著吧,不久的一天,春暖大地,鮮花怒放的時候,媽媽一定會凱旋而歸!

              【作者簡介】

              王溱,作家,中國作協會員。上世紀80年代開始寫作,發表作品400余萬字,曾開設多個專欄,獲過多家報刊獎項。現已出版散文、隨筆、小說專輯十本。

              無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