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lfla"></code>
            1. <kbd id="olfla"></kbd>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早春木棉紅

              來源:人民日報 | 郝俊  2020年03月18日07:04

              早春二月,料峭的寒風一吹,憋得鼓鼓囊囊的木棉花苞就炸開了,赤紅的花瓣火苗一樣躥出,沒有葉子的枝干像被點燃了似的。誰見了這樣的花,心底的熱望都會跟著燃燒起來。

              很多花柔美嬌艷,木棉花則不然。其形碩大,花瓣厚實,中間的一束花蕊粗壯有力,深色的蕊頭黑如胡茬,觀其神色,活脫脫一張血氣充沛、胡須濃密的漢子臉。這樣形容木棉花,絕不是忽略它的好看,而是覺得它有一種十足的陽剛之美。木棉花不僅花開得熱烈,樹的姿態也頗為雄奇。木棉屬落葉大喬木,樹高大挺拔,十至二十多米不等,這樣的個頭兒,讓木棉總是高過身旁的其它樹木,加上分枝平展,更顯疏朗開闊,整株樹看上去形姿偉岸,英武不凡。

              生活在廣州,對木棉自然很熟悉。木棉作為廣州市的市花,在城中主干道及高校校園、公園等地均有種植。每到春天,木棉盛情綻放,燦若華燈。尤其是在陵園西路、越秀山、江南大道等種植較為密集的地方,花開得分外耀眼,有一種要點燃春天的勢頭,烈焰般的木棉映紅了整座城市。

              我喜歡木棉,不僅因為它的形象氣質,也許還有日久生情的緣故,對我來說,它們就是我認識多年的好朋友。

              我所工作的學校校園里就有近百株木棉,它們散植于各處。我從辦公室到家,途經的路旁,有十來株木棉,我與它們幾乎天天見面。每天下班經過時,感覺它們就像站在那里等我。有時候我會和它們近距離打招呼——站在樹下,把手掌放在樹干上,感覺著樹皮的堅硬。抬頭往上看,樹干直指藍天,視覺的延伸,也讓內心獲得一種超拔的力量。正值花期,沒有樹葉遮蔽的樹枝更顯遒勁,樹枝形態各異,像是各自在尋找伸展的空間,然后用力把花朵向高處托舉。再看那些花,大如一盞盞紅色的酒杯,當其它的花木還在為迎春盛會做準備的時候,木棉早就開始舉杯暢飲。

              木棉花邊開邊落,邊落邊開,花開讓我歡喜,花落讓我感動。紛紛揚揚地飄落不是木棉花的做派,木棉花落下來時直截了當,觸地有聲,整朵花砸到地面仍完好無損。為了看清楚木棉花如何落地,我曾長時間仰著脖子在樹下觀望,即便如此,也很難捕捉到落下的一瞬,往往是聽到“啪”的一聲之后,才發現地上又多了一朵。因為樹冠太大,花太多,無法鎖定具體目標,加之落地速度太快,所以很難看清。不過長時間的等待,偶爾也會有收獲,就在眼睛酸乏的時候,突然看到一朵下落的木棉花,帶著旋轉倏忽墜地,整個下落的軌跡就像一個急促的感嘆號,充滿力量。

              有些花木是先長葉再開花,木棉則不然,花開時無葉,花落盡方生葉。花開得早,讓木棉有了“嫣然一笑領春風”的得意;花開得火熱,讓木棉有了“此花若肯夸雄麗,宇內群芳孰敢春”的氣勢。花期過后,木棉一邊吐新葉,一邊結果實。等到夏天果實成熟,果殼會自動裂開,露出潔白的棉絮,隨風飄散。

              年少時,很少仔細打量花花草草,認為它們只是為世間添了幾許色彩。隨著年歲的增長,越發覺得一朵花、一棵草都不可小覷。無論是人生一世,還是草木一秋,都有生命的莊嚴。看到熱情似火的木棉,我會想到熾熱的希望和奮進的生命,心中會自然涌動起積極前行的力量……

              無碼av